IP 与沉默

诸君一定都见过这段话:

公平地说,那种仅仅出于表现欲而夸夸其谈的人毕竟还不失为天真。今日之聪明人已经不满足于这无利可图的虚荣,他们要大张旗鼓地推销自己,力图卖个好价钱。

这是某次语文周测的语言文字应用一题,事实上摘自周国平写于 1993 年的散文《沉默学导言》。作者认为的「聪明人」急于把自己「卖个好价钱」,因而不遗余力地塑造自己的形象。

现在是一个「泛 IP 化」的时代。何谓 IP?这里说的不是「互联网协议」,它本义是「知识产权」,然而现在引申成差不多是「文化符号」的意思。比如《星球大战》系列构成一个完整的虚拟世界,使人可以在其中自由遨游,并且其漫画、影视作品和周边产品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,那么《星战》就可以说是一个大 IP 了。

现在一个品牌、一个自媒体、一个网红都讲究 IP 化,制酒的江小白酒业都陆续推出动漫、街舞赛事、潮牌等许多周边产品。这样做目的何在?因为线上支付的发展,付费知识的流行,导致了一种「流量变现」的倾向。现在只要拥有几十万粉丝,我们就能进行所谓的「变现」,更遑论关注者达千万的顶级流量了——作为比照,国民主党有 4 千万党员。

虽说 IP 化只是生意经,但如此泛滥的倾向终究使人隐忧——是否我们已被商人豢养成了听不到沉默的聋子?

那天我去找张〇〇,他不愿意网上有过多「made in 张〇〇」的字样,他认为这是「个人信息泄露」。为此他取了一个巨长的网名「z25126902681」,放网上和僵尸粉差不多,没有和他深交的人根本记不住。我没有和他再说什么,但这样猛烈的 IP 化趋势下,能真正不为所动的人很少(虽然「个人信息泄露」是个拙劣的借口)。

互联网自诞生以来,就是去中心的,每个人都是中心,每个人也都是边缘。未来的 5G、虚拟现实其实都在加强这种趋势。或者说,互联网以超便捷的沟通方式激起了许多人追名逐利的欲望,氍毹之上虚位以待,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主演。这种情况下,泛 IP 化才应运而生。然而声音永存,沉默也将永存。我们可以灭掉屏幕思绪追随一部科普著作,更可以在网上的僻静一隅寻找思想的声音,或者,抛下「铁粉」「关注度」这些外在附加概念,在网上无拘无束地分享见解。这样的互联网,既容得下喧嚣,也放得下沉默,仿佛更接近它刚出现时,天堂般的模样。

  1. 参见本博客友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