兄纩语钩沉

为何要制这个语言?

兄纩语主要有下述几种目的。

基于语义网络。兄纩语计划为分析语,使用语义网络及其关系表义。参见此处,本段容以后扩充。

接纳流行文化要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。人民的语汇是很丰富的,生动活泼的,表现实际生活的。今日「人民的语汇」之生态已远远异于彼时。重工业逐渐萎缩使得过去视则「群众」的重工业词汇只见于迟缓而程式化的专著,而流行文化词汇共通性大为降低,走向画地为牢。这使得采纳民间语言异常困难(何况,言必「仙畜有别」者会自认为「民间」么?)。兄纩语谨代表本人融入(跪舔?)民间语言之少许尝试。

重建底层形式。这一现象并不鲜见,如许多人误认为语 tele- 指「电」;又如前年 #北方人不念儿化音有多难# 微博话题中,据 unt 引述,一些网友在强迫不用儿化音时,由于 a、ai、an 韵母儿化均变为 ar,有时无法辨别儿化前之形式,只好读作中间态如 aɯ 等。现今越来越多暗语、黑话、行话等,虽然不可能置之通用语言度外;但其底层形式或则不可考,或则费解——后者如 Linux 指令 pwd,很难看出其底层形式为 print work directory。然而由于巨大的历史惯性,发展后之形式(如 pwd)放任底层形式归于寂灭,甚至于此后仍长期存在(闹出过语每个月份都有独特的名称足见其典雅这类笑话)。兄纩语则为这些离经叛道的词汇重新归入简洁生动的底层形式(如 aɯ 一般)。

因声求义。关于此可参考余光中叹乏知「音」。从音韵造势可稍抵偿过于膨胀的分析语词根。